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化歧视为力量 奥地利华人女孩积极参政为华裔发声-中新
发布日期:2020-07-31 01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网7月15日电 据《欧洲时报》中东欧版报道,回忆起自己中学时代在奥地利著名的私立贵族学校Theresianum时的经历,维也纳新奥地利党议会候选人、奥地利药剂师、“华二代”胡靓告诉《欧洲时报》记者,歧视无所不在,哪怕只是因为你和他们长得不一样,都可以成为他们歧视你的理由。

  “但歧视对我是一种动力”,胡靓坦言在刚开始的伤心、难过之后,她渐渐意识到这不是她的错,而是对方的问题,于是不再耿耿于怀纠结于此,反而更积极地争取,活成自己想要的、他们羡慕的样子。

  1985年,胡靓刚出生,爸爸就离开家到奥地利打工,妈妈也在她一岁时离开中国到了奥地利。胡靓和爷爷奶奶在中国生活了四年半后,被爸妈接到了奥地利。

  落地奥地利的第二天,都还没适应,小胡靓就被爸妈送进了幼儿园。

  “在国内都是上蹲厕,这里是坐厕,我不知道怎么上,只能尿裤子;幼儿园的午饭是Cevapcici,给我的刀叉我不会用,只能饿肚子……”当时胡靓所在的奥地利幼儿园只有她一个外国孩子,老师也不知道怎么和她沟通,不会德语的中国小女孩,初来乍到,因为各种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受了不少委屈。

  所幸,父母这时为小胡靓介绍了一位他们的朋友,至今,胡靓依然和家人一起,亲切地管这位奥地利老人叫Opa(爷爷)。

  胡靓刚到奥地利那段日子,父母两人正在创业起步期,工作繁忙,日子过得也不宽裕,母亲把什么都不懂的小胡靓交给了Opa照顾。从如何用刀叉到德语,小胡靓努力地跟Opa学习,想要尽快地适应、融入奥地利社会。也许是天资过人,加上勤奋好学,仅仅用了两年时间,胡靓6岁参加奥地利小学入学考试时,她的德语水平已经和其他奥地利孩子一模一样。

  小学毕业后,上什么初中?父母想把她送去奥地利最好的学校??Theresianum,奥地利最出名的贵族学府。

  尽管父母也知道这所贵族学府学费高昂,孩子一个学期的学费相当于餐馆大厨一整个月的工资。但仍在创业期手头并不宽裕的父母宁愿自己省吃俭用,也要给孩子最优秀的成长环境。

  学校那么好,门槛自然低不了。好在胡靓自幼就是个学霸,“什么都要第一名,做不到就会很伤心”,她从小就不服输。

  考学当然难不倒胡靓,不仅如此,因为成绩优异,她还得到了Theresianum的奖学金。

  数年后,胡靓成为了从Theresianum毕业的中国人。

  在Theresianum学习的这几年,成了她人生重要的转折期。同学们都是非富即贵,有很多还是世界各国外交官的子女。

  相形之下,不穿名牌的唯一一个中国人成了很多同学冷嘲热讽的对象。

  “我伤心难过了就去找Opa说,Opa告诉我外面穿什么衣服不重要,重要的是一个人的人品。”可当胡靓把这些话照搬给她的同学们听,他们的反应却是:“这个人说的是什么怪里怪气的话……”

  好强的胡靓偶然发现,她的奥地利同学们看到电影里的中国功夫都觉得很厉害。她心生一计。看电视学了点功夫的造型,每当再有同学嘲弄她,她就摆出一副自己会功夫的样子。

  久而久之,同学们之间流传开了:“这个中国人好像会功夫,不好惹!对她我们要小心点……”

  渐渐地,欺负她的人居然真的变少了。

  与此同时,在学业上胡靓也从来不甘人后,爱说话的她还参加了演讲培训,学校有一些在全奥地利选10个人参加青年欧盟议会活动的机会,她也都积极争取并被选中……

  “高中毕业时,我就想从政,但当时奥地利支持蓝党的人很多,我觉得于我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。”胡靓表示。因此尽管她已经被法国一所名校的政治学系录取,但考虑到当时奥地利的政治环境,她觉得读出来也没有前途,只得暂时放弃了理想。

  尽管在Theresianum遭遇了同学的歧视,但精通德语、英语、法语、日语和中文五种语言的胡靓对学校至今依然充满感恩:“老师很好,在那里可以学到在别的学校学不到的东西,比如演讲技巧,各种讲座、比赛的机会也很多,学校对语言的教学很好、要求很严格。”胡靓说,这也是她在毕业后雅思考取高分,直接被伦敦大学学院(UCL: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)录取并授予奖学金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2004年到了英国,胡靓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才是国际化的生活。“在英国没有排外的感觉,我们大学班上只有3个英国人,其他都是外国人。”在伦敦,胡靓接触到了不同国家的文化习俗,“小时候只知道对或错,那以后才知道世界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。很多时候,真相不止一个。”

  胡靓在伦敦求学四年后,从UCL药学院获得了药剂师硕士学位。由于实习期间她就得到了雇主赏识,破格让她提前参加经理的培训和考试,胡靓在毕业后就顺利成为了英国大型连锁药店Boots一家旗舰店的经理。

  眼看在英国有着大好的前途,但同样是奥地利“华二代”的男友从伦敦国王学院硕士毕业后在奥地利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因为爱情,胡靓决定追随男友回到奥地利。

  这位当时的“男友”,现在已经成为了胡靓的丈夫,她一双儿女的父亲。

  在英国写了两千多封邮件才得到一个实习的机会;一家一家药店地跑,跑了两百多家才找到一个工作机会的胡靓,本以为在奥地利从头开始,一切也会很艰难。

  没想到机缘巧合,她在网上看到维也纳16区一家药房想开拓中药业务,寻找这方面的专业人才,就直接从伦敦飞回维也纳参加面试。虽然当时的胡靓还不会中医,但老板因为赏识她,决定出钱送她去培训,依然邀请她加入他们的团队。

  感恩老板的信任和栽培,胡靓在那里一干就是八年。

  这期间,她在维也纳中医学院学习了三年,也在中国福州中医药大学拿到了中医证书,她的外公、舅舅在中国也都是中医,每次回国也都跟着他们当学徒一样学,“跟舅舅坐诊一天,就能学到很多东西”,胡靓深感实践出真知。

  如今,身为两个孩子母亲的胡靓在维也纳16区奥地利最早的中药店Adler Apotheke担任经理,每周二、周三上午9点到下午3点还在药店坐诊开方,每月还要去维也纳中药学院授课,还在维也纳Seestadt同友人合伙经营着一家中餐馆Pingpong(乒乓),Pingpong社交媒体的运营都是她亲力亲为……

  换作旁人,也许早已忙得焦头烂额,但胡靓却仍行有余力,在新奥地利党2013年成立之后,胡靓对他们的观点和追求深感认同,这重新唤醒了她从政的梦想。

  “新党有很多国际化、自由、务实的观点,都是我认同的”,胡靓坦言为什么她小时候会遭遇歧视,其实歧视她的人是对中国不了解,“这都是可以通过教育来改变的,所以新党非常重视教育”,比如支持对奥地利的学校进行数字化建设、关爱学校中属于社会边缘人群的学生,要求社工介入关爱他们……

  与此同时,要求帮助疫情下更多并没有得到政府援助的工商业人士、呼吁奥地利增加更多儿科医生、社区诊所,支持可以在药店里打预防针、支持男女平等、反对家庭暴力、理性对待移民、不盲目排外……在胡靓看来,新奥地利党对待社会问题的态度非常务实,不是空喊口号,一切出发点是为了解决实际的社会问题。

  正因为新党自由、开放、务实,所以维也纳议会候选人的选举只要是16岁以上、在维也纳生活并有户口登记的人都可以参加。选举也很公平,得票多的候选人就一定会排名靠前、参加选举,不存在其他的操作空间。

  “可惜的是,很多华人浪费了自己的权利,从不参加投票”,看到土耳其人在奥地利国会、各州议会都有自己的代表,阿拉伯人、黑人等也都有,唯独亚洲人没有,胡靓一直感到痛心。

  “其实中国人在奥地利的移民史可以追溯到清朝。”胡靓说。然而由于大家政治意识相对淡薄,华人的声音一直很难让奥地利主流社会听到,华人的诉求一直很难上升成为奥地利国会、议会讨论的议题。“我们应该开始改变这样的状态!”胡靓说,她愿意成为奥地利华裔社群的代表,为大家发声,把华人的诉求带到奥地利的国会、议会,为华裔在奥地利更好地发展贡献力量。(??) 【编辑:曾小威】

  • Power by DedeCms